柳緋

朝菊 隨筆 微有車

第一次在lo上發文有點緊張
第一次寫朝菊練手感


他們同是島國,卻相似又相異。
相同的政治制度,人民相似的自卑感,還有同樣古老而優雅的傳統規範。
當年因為利益的關係而結為盟友,卻彼此影響著,雖是僅短短的二十幾年;在人類的壽命裡,是很長的一段時間。呱呱墜地的幼兒,足以成長為可以為國效命的青年;但是於他們這種生命長到近乎於沒有盡頭的國家來說,宛如滄海一粟。

二十年,英國給予了日本各種資源,使得東方蕞爾小國躍昇國際,甚至可以在日俄戰爭中以小敵大,取得勝利。


「當初為甚麼要選擇我呢?」在一場激烈的性事過後,菊窩在亞瑟的懷裡問著。


每次英國政府要給予日本資源時,亞瑟總是藉機跟著一起來到這神秘的東方島國,對於為什麼要選擇在當時不甚強大的日本,他說不清,畢竟這是上司的決定,他也無權干涉,但不可否認,簽訂條約的其中,他也有參予一份力。


當彼此的條約生效時,他是竊喜的,在那混亂的局勢,他是即將失勢的日不落國,急需要盟友的幫助,但他不屑於歐洲那些國家,反而選擇這小小的東亞島國。也許是在當時被迫開港通商時,看到的堅毅的背影吸引了他吧,他想。

他懂菊在問什麼,可他不想回應菊,在性事過後應該是彼此溫存,而不是思索這種算計的事,一天下來,他不想在床上也這麼複雜,只是密密的吻著菊說:「因為我喜歡你。」

在床上最適合半真半假的甜言蜜語了。喜歡是有的,但還不足以讓上司選擇日本。


「是嗎?」菊還想問些什麼,卻被亞瑟用手指按住唇打斷。
「現在不是討論這種話的時候。」亞瑟揚起一個極具誘惑的笑容,「我想我還要不夠你。」
接著又進行下一輪的抽插,而菊的問題最終又在呻吟中消逝。

他們就這樣維持了二十幾年的關係,在很多人的眼裡,這不算長,但卻是甜蜜又浪漫的時期。
那段甜蜜的時光甚至被人稱為大正浪漫時期。

可被這樣冠上美好的名稱,底下不知道潛藏多少悲哀。


其實有很多想寫...但是只是晚上瞎隨機看幾個網站寫寫...還不足以寫出心中要的感覺...
入黑塔坑最喜歡的就是朝菊了,可惜當時中文創作很少,而如今,我也近乎退坑了,謹以此文,紀念當時美好的時候。

2017-07-29 /  标签 : 朝菊 9 3
评论(3)
热度(9)